早上匆匆忙忙的上了拥挤的公交,其实后面还有更拥挤的地铁,麻木的内心其实早已习惯这种乱哄哄的狭小空间,打开手机,习惯性的打开阅读软件,浏览着早已下载好的离线新闻,公交每到一站,任凭司机撕心裂肺的倡导,能动则随着人流动,不能动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当有乘客在拥挤的车厢内挤来挤去,有意无意的一些身体接触摩擦过后,一股想骂人的冲动只因为在转头都困难的环境下就忍了吧。

怎知每天这时都会有很多老年人来凑热闹,我有时真是由衷的佩服他们,满头白发,却还做着有些年轻人都不想做但不得不做的事情,挤来挤去的,也有不开眼的在座位上的乘客,依然玩着自己的手机或者补着晚上还没有做完的梦,于是老年人在还可以移动的情况下会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专座”。

而今天我放下了手机,不再看那些用数据堆起来的专题。只因两位特别的老人。

嘈杂的车厢内,看着一位老妪步履蹒跚的上了车,目测有70多岁吧,可能是由于身材矮小的原因吧,再加上乱七八糟的环境,很少有人注意到她,即使她从我后边挤过去,我也没有更多的注意。

这时另一位坐在专座上的老人,目测60多岁吧,突然喊了一句“阿姨,您坐这里吧”

于是老妪挪动着不灵巧的身体说了声谢谢后,坐了下来。

写到这里,不要以为我是想说什么社会道德,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让我停下手中的手机还静静的注意她们。之后她们开始了交谈,而内容却是我深深的思考中。

两们老人看到公车外面有人溜狗,于是找到了一个两个人都喜欢的话题,年长的说,我家也有一条小狗,10多年了,前段时间刚没的。

另一个说,那可够可惜的

“可不是嘛,我都不敢再养了,那条小狗有次我不想要了,想把它送出去,送了一个亲戚家,结果没几天它居然自己跑回来了,我听到大晚上的外面有挠门声,打开门一看,这小玩意居然自己跑回来了,当时我这眼泪啊,从此以后我就再不想把它送出去了”

“可不是嘛,狗这东西通人性,也认路”

我清楚的看到老人摘下自己的老花镜,擦了擦红润的眼睛。

老人接着说,“我这小狗啊,养了10多年,最后那段日子,见了生人也不叫了,有点打蔫,再后来就不怎么吃食了,到最后眼睛都瞎了,我每天用针管给它喂水喂食”

“那您可对它真是细心”

“最后看着太难受了,送医院了,打了针安乐,就这么送走了。。。”

我注意到周围的乘客很多都在听她讲她和她的小狗的故事。

那个老妪接着说 “我的一个邻居家的小狗,死了后还给它立了个碑!还提了字”

听到这里,我心里是觉得很好笑的。

但笑过之后会开始思考,迟暮的老人,在这么大的岁数下,还要挤公交,想必其儿女是未尽足够的孝道,抑或儿女在远方没有能力,又或者儿女早已不在世上,老人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身边的小生命上,一条小狗的逝去也能让其伤心欲绝。

当今社会,年轻人都在想着怎么生存,怎么成功,而忽略了在家独处的父母,但父母们的愿望很简单,只希望在晚年多陪陪他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但他们却又不能妨碍翅膀硬了的我们,我们想要振翅高飞,想要干出一番事业,而大多忽略了至亲的亲情,在外面累了,受委屈了,这时才想到家里还有两个一直宠你爱你包容你的人。

迟暮之年,难免想到死亡,看着身边的小生命逝去,心里想必是和年轻人所不一样的。

感慨之春,在风赶雾霾,沙逼北京的春天,承载着多少人的成功梦,却也承载着多少年迈的父母对子女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