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周的某个晚上,又传来了陌生人的敲门声

你们好,我们是材料学院科协的,我们现在在招新,我是主席王东辰”

科协?这个是做什么的?”

我们这个组织是在学院管理下,从事一些实验工作,在我们这里你可以提前进入实验室,见到学科的带头负责人,如果做的好的话对你们有很大帮助的”

我心想这个不错啊,进入大学了就是想要锻炼一下自己的各种能力的,加入个组织也不错哦!

于是我就报名了,可谁又曾想到,我的真正大学生活由此开始了,以至于以后发生的各种各种,我现在一直认为,加入科协,是我第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并不是我在科协里学到了什么,办成了什么事情,而是我认识了一个人,他叫姜晓希!

他和我一样,加入了科协和我分一个部门,那次好像是为全学院的新生做一个讲座,主讲我们实验室的构成,我们学院的分支可以简称为“三室三所”,那天来了很多长老级别的人物,可是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有多么牛逼。

这个暂时不提了,总之讲的东西当时听不懂,现在也听不懂!

之后我们的部长说请客,说实话,以前我还没有怎么去过餐厅吃饭,这次应该是第一次吧!我们到的是学校的第一餐厅,据说现在改名叫天天餐厅了!

至于点餐,我很愁,看着菜单上的图片都很漂亮,也不知道哪个好,随便点了个东西,之后就有了喝酒这个环节,我在高的时候喝过一点点,高考结束后,和同学一起吃饭也喝过一些,但是真的是一点点,自己还不喜欢酒的味道!

那次我们喝的是啤酒,我以前最多就喝过两瓶,这次我也不知道能喝多少,喝多了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总之我不会让自己晕晕的,可是一瓶下去后,我虽说还很清醒,但是却有点晕了

但是姜晓希一开始却怎么也不肯喝酒,一直说自己不会喝,但是一瓶啤酒下了肚子后自己却死活也不放第二瓶酒了,而且他的笑让我们不知道他是真的喝多了还是装的,不过我现在觉得他是真的,因为之后的举动证明了他是真的不清醒了,可能是他酒量真的不行,一瓶啤酒就醉了……

我将他抬回到宿舍后,心里很是害怕,也不知道他还行不行,他一直在闹,而且谁也劝不了,让他躺床上睡觉他不听,一直在笑,笑的让人害怕!最后他拿着脸盆说要去洗澡,我们都担心他会进了女浴室……

我其实也不行了,头晕的不行了,只是我没有表现出来而已,而且大家都在关注姜晓希,即使我有点异常也不会关注的……

在这之后,姜晓希喝酒的样子似乎成为了我们的笑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逗的!

而为什么说姜晓希的出现是我大学生活的转折呢,我们在经过这次喝酒后,感情似乎有了些加深,以后我们也有过很多的喜与怒!但是经过这次事件后,忘记是元旦还是中秋了,由材料、人文、生命三个学院共同举办一场迎新晚会,每个学院要出个节目……

而大多数的人是没有什么才华的,唱歌跳舞已经不是简单的歌颂社会主义了,这种事情最令学生会头痛了,上面下了指令,学生会必须出几个节目,其实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大学生个性的东西太少了,多年的教育让一个本来才华横溢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书呆子,只会读死书!

我当时也是学生会的成员,说来惭愧,居然还是学习部的,其实更惭愧的是后来大二的时候居然还当上了学习部的部长,这个以后再说明吧,这其实是我一个笑柄!

我们宿舍里还有一个同学就是头发花白的,他叫于凡,由于长的比较胖,所以日后我们都叫他小胖儿。

由于姜晓希同学那次喝酒事件,弄的我们全班都当笑话,我和于凡又都是喜欢相声的人,所以我们决定说段相声,其实就是演一遍当年侯宝林说的《醉酒》,想以此来说笑下姜晓希同学。

他为了这段相声还特意将这个相声的原文写了一遍让我背捧哏的,他说逗哏的,但是当时我觉得说相声这种东西即兴发挥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都按照原文的说下来。

初审我们演的很糟糕,但是最后竟然录用了……

那天上台表演的时候我到是不怎么紧张,反正我是捧哏的,只是简单的应和下就行了,主要还是看逗哏的

那天表演的时候他有段还是忘词了,我做为一个捧哏的,为了打圆场就拿主持人姜晓希开了涮……

虽然效果一般吧,可是在我们下台后有一个人拦住了我们,这个人的出现是我大学里的又一个转折!

此人名叫朱淑君,听起来像个女生的名字,可是他是一个男的,而且很帅很黑!他也是大一的新生,广告学院的。

他说“打扰一下,请问你们也是大一的吗?”

我说“是啊”

你好,我也是大一的,我们现在正在准备成立一个相声社,我看你们表演的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社团啊?”

说过加入社团,这似乎是每一个大一新生在他没有进入大学的时候别人经常给他说的,在大学里要加入几个社团,并努力找到机会成为里面的骨干,锻炼一下自己的组织能力。现在想来这些都是扯谈的东西,要想锻炼你做什么都是一种锻炼,只要你认真的去想去思考去总结,没有必要刻意的做一些事情,就像四年以后的我在面试之前都要接受一些所谓的面试经,这些在我看来纯粹是装B的东西,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没有必要去隐藏,做事情不能太急功近利!顺其自然才是正道!

其实在开学的2、3周左右学校社团统一做了招新,这次盛宴似乎是每个新生来到大学后参加的第一个火热的活动,我们学校里的社团各类还挺多的,不过当时的大一新生似乎对吃喝玩乐比较关注,记得当时动漫社的cosplay和ID时尚舞社的劲舞都非常吸引人,而众多的社团中英语协会实力是最大的,因为他们背后有个很有实力的公司在支持,后来才知道,做社团的几乎都有一个叫“外联部”的部门,专门在外面找赞助,如果活动做的好,成员间还能有笔灰色收入,虽然我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是我认为比起串宿舍卖些小东西,做社团无论是投入还是收获,都要比它强,而做社团的目的已经不是单纯的兴趣爱好相投想一起做些事情了,而掺和了更多的商业,总觉得已不再是那样纯粹了,不过也难怪,在中国这样的伪社会主义中,拜金主义充斥着人们的头脑,当今社会没有钱没有势力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会很难!而一句“我爸是李刚”却能抵消掉一个平民的“贱命”!

说远了,回到社团的招新来,我当初很有激情了加入了英语协会,宏文学社,当时我也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看些文化的东西,可是后来发现我被这些名字欺骗了!

现在有个“相声社”的社团要成立,其实最开始的想法是不想参与了,我是个嫌麻烦的人!我问朱淑君,我们加入后能做什么?他说你们来说相声吧!

我心想,就我们这样的还说相声呢?呵呵,你可真是没有见过会说相声的吧……

我只是简单的应付着,最后留下了联系方式,心里反应我也不想去,随便吧!于凡也留了他的联系方式!

可能由于于凡是逗哏的吧,社长先是联系他的,他们怎么联系经的我不大清楚,反正于凡回到宿舍后就和我说,社长是一个坐轮椅的同学,他还说他们社团里有还有一个美女!

我一听美女,本来不想参加的,顿时来的精神,问于凡,你看到了吗?

他说没有啊,反正我对美女不感兴趣,我才不参加这个社团呢!

没过一会,社长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想和我聊聊,我说好啊

于是我到了他的宿舍,刚进去后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社长,心中顿时起了敬佩之情,他由于先天原因不得不坐在轮椅上生活,生活起居很不方便,在常人眼里,他应该是一个悲观的人,可是正是这个悲观的人,却正在做一件传播快乐的事情,他见我来了后马上召集的隔壁宿舍的两个同学,一个叫马金,一个叫郑小龙,那天我们基本上除了一开始聊些社团的事情,其余的时间都在扯谈聊闲天,天南地北的砍几个人的关系马上就亲近了。

我问他们,咱们社团现在有多少人啊?

社长王一(这个名字非常简单,好记,我们以后经常拿他这个名字开玩笑,问他的八弟叫什么?呵呵)说目前还没有成立,主要的成员有7个

我其实是关心那个美女是谁,喜欢相声的女生似乎不多,但是又不好意思明说,我问他,听说还有个女生?

王一说“嗯,这你都知道啊?消息够灵通的!”

呵呵

嗯,她确实是个大美女啊”,我现在一直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不说后半句,“其实她有男朋友”

难道说是想用色诱之术?呵呵

然而我和他们说,“我是社管委的成员”

其实当初加入社管委(社团管理委员会)也算是个巧合,社管委是在学校团委领导下组建的管理学校里社团活动的官方组织,社团在召新后必须将所得的会费上交到这个组织,以后活动的时候必须得到社管团的批准后才能得到资金。

我到现在仍然觉得我们大学里社团得不到很好的发展主要原因是由于这个组织的出现,学校一方面鼓励社团活动,但一方面又在限制社团的活动,官方的口气都是说为了学生的生命财产安全,或许也有这方面原因吧,但是我觉得有这么个组织存在,本身就限制了社团的发展,而在社管委工作的人,由于手中有了那么点小权力,似乎不显摆一下难以向他人证明自己的存在,而社管委的人是一年一换的,之前受过压迫的,在其持政后便更会是变本加利的获取这种心里上的虚荣!一个恶性循环开始了!一个小的官僚主义就开始形成了!这也是为这些以后工作在政府中或者行政单位的同学提供一个很好的实习机会!

我加入这个组织是由陈坛介绍的,我没有走一般的应聘流程,当初进入这个组织目的很单纯,多认识点人。

因为陈坛在里面表现的不错,已经做了个不错的位置,我也就相应的得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算是个走后门的人吧,呵呵

当我和王一说到我是社管委的人时,我感觉出来他们已经不想再让我当什么演员了,其实马金也是里面的成员,只是其个性太突出了,一直只是个小部员。

我经过那天的聊天后,决定不为了别的,只为王一(一哥)也全力帮助相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