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12月23日,距离我工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目前我从事的一份生产性行业,最近工作是在车间查看炉子,工作很轻松,于是有了很多胡思乱想的时间,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现在一直在回想我的大学有多少个转折点?我是怎样走到我现在的路的?我是怎么认识那么多朋友的?于是由此所引导,回想起我大学这四年的时光,真的有很多值得回忆,值得思考,认识很多朋友,经历很多事情,足以让我回味一生。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还是从我上学来报道那天说吧。

那天是我老爸陪我一起来报道的,我们从家里在坐公交来到这个学校,那天我是从学校西门进来的,第一眼看到让我有点失望,呵呵,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是从学校南门进来的,可能会让我对这个学校第一印象会好些,不过后来我听说有人是从学校北门进来的,这样一想我还是比较庆幸,北门是一个连车都不来的门!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对于北京工业大学里面转着向,一直认为西门是南门,也许我天生的方向感就不是很强,做在车里左转右转就不知道哪是哪了!

我和老爸拿着大包小包在学校里拿着转单走来走去,我担心我老爸跟着我转来转去累,于是我对他说您先在这歇会吧,我先自己去办里各种证件吧,老爸说好,注意身上的钱。我清楚的记得我在找我的班级时候,足足排了有半个多小时的队,中途还遇到了我一个高中同学,他叫卢国轩,我们以前都是运河中学的,他在8班,我在9班,平时见面的时候只是打个招呼,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一个学院的同学了,我问他是哪个宿舍的,他说他在4号楼203,我一看我在4号楼225,唉,怎么离这么远啊?

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在和所谓的班主任见面的时候,旁边有一个穿黄色背心的男生,一个身材高大,带着眼镜,他的档案袋坏了,有一些开口,他还一直在解释“这个不是我弄的,我没有看里的东西”,我心里想这个同学可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说弄坏就弄坏呢!也太不注意了!

在和班主任做了简单的交流后,我看到班主任的名字叫“张忻”,我对于第二个字不大确定叫什么, 所以只叫了他张老师,之后我去交了学杂费与住宿费,领了一张饭卡,内含100元的饭费,再基本上把所有的钱交过之后我回去找我老爸,在新图北广场上看到了他,他坐在地上,行李就放在旁边,我当时看到心里就有点酸酸的,让我老爸在这么热的天气下等了我这么长的时间,也找个阴凉的地方,不过我找到我老爸的时候,看到他脸上还是洋溢的幸福的表情,当时我心里就想要好好学习,让老爸的光荣感一直延续下去!

可是后来我让他失望了!这个是以后的事情了。

在托着行李来到4号楼225的时候,宿舍里已经有一个同学到了,看来我还是来的比较早的,他在他爸妈(其实后来知道不是他妈妈)帮助下在弄被了,他选了一个离窗户的下铺,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下铺的,我就选了靠门的下铺,老爸和他们聊天时候知道他是来自湖南的,呵呵,这时突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同学,他们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浙江”的,在此之前,我还没有怎么接触到外地生,心想,呵呵,这下要和他们一起生活4年,心里在还真是有点打鼓,我看了一下,这个宿舍里有6张床,也就是说还有3个人没有来!

之后我就去了楼下办理什么住宿证了,这个比较恶心,说让我交几照片,可是我的照片之前已经交的差不多了,手上没有了,他们让我现在马上去照,我就打听这哪有照相的地方,他们这里所谓的志愿者给我说来说去,有如轻车熟路,靠,我一个新来的,怎么知道啊?于是我走出门后接着打听,最后好像是一个志愿者带着我到学校里的一个照相馆,靠,这里人还真多,情况和我差不多,都是照片没有带够,后来才知道,这个宿舍照片那天不交也可以,以后再交也行!呵呵!

回来后看到老爸已经把我的被子弄好了,还给我买了两把小锁,弄的差不多了,老爸说要走了,我说您知道怎么回去吗?他说知道,放心吧。那天他去了我姑家,估计应该是高兴吧!

(该上班了,回来接着写)